涉喧不鸽

背叛人生,无比高贵。

Laurence Anyways:

The Happy Prince. 2018.

我也有自己的幻想,我以为生活是一出辉煌的喜剧,你会成为其中许多高贵人物中的一个。

我后来才发现,生活是一出令人悲哀、厌恶的悲剧,只有发生了在目的的集中性和狭隘的意志力的强度方面都很险恶的重大的生活灾难时(而导致灾难的就是你自己)才能撕破一切欢乐和欣喜的假面具,你与我都曾受到这种面具的欺骗而误人歧途。


——奥斯卡·王尔德《自深深处》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我爱济北哥哥呜呜呜。

§孤舟济北|一往情深:

目前准备的无料目录:
《一见如故》
《不死不休》(瑶薛)
《念念不忘》(瑶薛)
《女权主义》
《隐藏气味》
《非现实爱情》
《空》
《故事轻快》
《俗人故事》
《昨夜清风恰似你》(涣湛)
《再十年》
《盲》
《辞不达意》
《荒》
《暴食》
《记一次医务室经历》
《亲吻纪事》
《爱人如饮酒》
《遇鬼》
《走入深冬》
《白鸽的死亡与复生》
《就算没有空调也不放手》
《惊鸿客》
《刀锋》
《替死鬼》

基本是澄羡,有两篇私货标注出来辽
看了眼字数我果然是段子手(……)
本数还没定,看看价钱先,初步打算20本上下(贫苦学生党)
正在纠结封面问题
@王组咸  @寄酒予飞鸽(まふ是天使  @沥青不是柏油路-  @朝与同歌Ⅱ我欲欺天  @有机棠生  @清风见鹤影  @一陆南||鸽子落在心上的声音  @醉生梦死  @justwe希望uzi不要退役  @涉喧不鸽  @一语澄澈 艾特暂定黑箱看一眼/呜呜醉醉溯溯和jw喧喧我还没有问过,擅自算上辽不要嫌弃我吖qwq(不要的话告诉我一声就好没关系哒),另外还有没有亲友想要的×
邮费肯定是要自费的_(:з」∠)_
占tag不好意思是想看下反响,影响到我省钱的决心(……)这条会删掉,以后会发正经的抽签(?)送本lo

【叶沈/花心】《明月入你怀》

一边骂着GWW厚颜无耻花着我的钱泡着我的男人,一边快乐地嗑着cp。
剧情车,只有很小的一部分是车,纯肉渣。
久别重逢打一炮。
我流设定。
————————————————————————————————————————

沈剑心抱着坛酒坐在月下。藏剑山庄燥热的夏夜,夜风撩过十里外的斑驳树影而来,穿过叶英的白发,拂落了簇簇花雨开在他肩头。
沈剑心撑着脸看他,如今这人双目已盲,仍在十年如一日的抱剑观花。他微阖着双目,许是剑道能常在心中,于他却只有久别重逢后的相看两相厌。
叶英伤势已大好,他不知道自己缘何还要留在这里,藏剑山庄……叶英身边,从来都不是他应该停下的地方。三年是这样,三年后的今日也未必会有什么不同。或许有不同,昔年的叶英空有名头不会武功,如今托了眼盲的福气,一朝心剑已悟得大成,再不需要他自作主张自作多情的保护。
原来他曾经也是可以挡在他身前的。沈剑心自嘲地想,昔年他可以对他说,要杀什么人,我去杀,不要脏了你的手。可最后的结果是,在叶英面临危险的时候,他正在纯阳宫的大雪里向天问道,等他听闻叶英为护藏剑山庄而强行出关与人对战受伤,准备匆匆赶往,却在半路遭人截杀,险些丧命。他东躲西藏,养了三个月的伤,等到终于赶到藏剑山庄之时,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为时已晚。
他在天泽楼前站了三日三夜,不敢进去见叶英。他想他该怎么告诉叶英那些当年未曾说出口的话,该怎么向他解释当年不欢而散背后的缘由。最后他等不住了,终于咬咬牙踏了进去,那双漂亮的双眸却没有再像从前一样盛满笑意地望向他。那人可以不动如山,出手却快如闪电,昔年这个不懂武功的人,微阖着双眸,手中剑停在他咽喉前一寸,剑身反射出沈剑心自己的满脸愕然。
“……沈、剑、心?”他慢慢开口,声音如潺潺泉水,于是沈剑心心中纯阳宫终年不化的积雪,在一瞬间全部消融。
叶英收剑入鞘,他们彼此沉默地站了一会儿。
“我……”半晌,沈剑心涩涩地开口,“我……当年……”
叶英对着他慢慢地摇了摇头。
“今日来,不必提当年事。”他说。
沈剑心模糊地想起纯阳宫的一位小师妹,她曾在他身边拉长着语调说,心心啊,有些人错过了,就是过了呀。
可是我选择离开是为了更好地回到他身边,虽然天道不作美,比预想中要晚了一点,可这也算错了吗?他抱着这样的想法,在藏剑山庄住了下来。
他每日陪着叶英抱剑观花,不再如从前一般聒噪。他想叶英大概是喜静的,便尽量不打扰他。他在纯阳宫的大雪里静坐了三年,悟道三年,问心三年,已然与当年莽莽撞撞空怀一腔少年意气的自己,大不相同了。
有时他分不清叶英是在闭目还是小憩,便凑到他面前去,细细看着他的眉眼,那有关他的一个不曾诉诸于口的小秘密。他数着他的眼睫,仗着他看不见便乱做一通鬼脸。不聊叶英却忽然睁眼,他一愣,脸上发烧发得慌了神,整个人便重心不稳地直直倒了下去,倒进了一个极致温柔的怀抱里,跌进了仗着年少轻狂而轻易期许的梦,尽他所能地去沉溺。
三年前,他初出纯阳宫,听闻名剑大会举办在即,慕名而至。当时他一心只想成为名扬天下的大侠,便去藏剑山庄求见庄主叶英,想要向他求教一番。
想见叶英庄主的人排了长长的一队,他看着这架势,暗自撇嘴。
“这位大哥,怎么见叶英庄主还要蒙眼才能进啊?”他笑嘻嘻地问着引路的藏剑弟子。
“我们庄主过于美貌,内力不够深厚容易被帅伤——哎你看,那儿又疯了一个。”
“来来来,到你了,把眼睛蒙上,进去吧。”
沈剑心不以为意,却依然用黑布条蒙上了眼睛,一个人慢慢向前走去。他看不见路,耳畔也静得只有细细的风声。他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只觉得脚下的每一步都落不到实处,漫长的黑暗里看不到一星半点儿的光亮。
然后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说不出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命里一切皆有定数。他遵从着内心的感觉停在原地,有人正站在他的面前。那人的呼吸打在他的脸颊上,他向前一倾,他们的鼻尖便轻轻碰在了一起。
那人的手摸过他被缚着的双眼,指温在他的颊侧停留一瞬又迅速撤开,沈剑心偏不如他愿,拉住那只手便用侧脸搁了上去,歪着头慢慢地蹭着。那是一种说不出的、被什么环抱着的感觉,如同置身在阳光之下,浑身都暖洋洋的。心底像是有只小爪子在不停地挠啊挠,有什么说不出的情感就要蔓延而出。
他摩挲着他的脸颊,手指在他唇边轻轻一碰。沈剑心张嘴咬了一口他的指尖,那人立刻受了惊似地飞速撤开了手,整个人也同时后退了几步远。
他倒又木讷不解风情了起来,风却轻佻得很,轻轻一卷,沈剑心脑后绑着的结便散开了,那根黑布条被风卷着飘开,沈剑心晃了晃头发慢慢睁开了眼,叶英正站在他几步开外,静静地注视着他。
纯阳宫连绵的大雪都化在了他温柔的目光之中,西子湖畔的四季之景点在他额侧成了惊鸿一笔,而他唇畔是令人心驰神往的弧度。
沈剑心表面上故作无动于衷,实际上早已被惊艳得一塌糊涂。他色心大起,恨不得立刻飞扑上去,仅为那人抬起眼睫时淡淡的一瞥。他一见倾心。
叶英庄主恃美行凶,他胡乱在心底给他安了一个名头,才勉强使自己冷静下来。
后来又经历了很多事情,他才知道天下闻名的叶英庄主居然不会武功。他手中的剑从此为保护他而出鞘。看到叶英受伤以后他才发现,偌大的江湖,都不抵叶英在他的身边,他想要的只有叶英一个人。
他想守护他,便不能再只凭这点儿糊弄人的功夫,他决心回师门闭关修炼,等到道成的那一天,再回来找叶英,然后永远留在他的身边。
但他没想到的是,叶英以为他一直以来追求的都是些江湖虚名,他来到他的身边,也只是为了扬名。于是他用尽全力助他成名。最后叶英对他说,你要走便走吧。他们还是不欢而散。
从那一别便是弹指间三年光阴已过,沈剑心迟了一步,和叶英止步于心照不宣之前遥遥相望,仿佛穷尽一生也望不到尽头。
今夜他喝了一坛酒,醉意上头,眼前是叶英那张他见过就再也忘不掉的脸,他忽然色胆包天。
叶英的眼睛看不见,但沈剑心知道,他的心还看得见,看得比以往还要更加清楚。
沈剑心将酒坛一抛,身后长剑出鞘,在洒出的酒水中渡了一层淋漓尽致的酒气。
“叶英,你看好。”他说,“我现在的剑法中,一招一式都是你的影子。”
话音一落,他便开始一招一式地舞起了手中之剑。他磨了三年剑法,在白茫茫一片天地之中褪尽了浮华,只为了眼前这个人。他的剑道,全都为这个人而成。
他听见遥远的哪方有人用微微沙哑的嗓音哼着唱腔——“恋着你刀马娴熟通晓诗书少年英武,跟着你闯荡江湖风餐露宿吃尽了世上千般苦……”*
明月在剑刃上落下薄如蝉翼的一片流光,他持剑抬头,看见了叶英唇边噙着的淡淡笑意。他阖眸微笑,漫天的落花纷纷扬扬在他身侧,全都成了陪衬。
“借庄主三分美色下酒。”沈剑心促狭地说,顿了一下,复又轻轻道,“叶英,你再什么也不说,我就真的走了。”
然后他就被按住了手腕,手中剑咣当一声砸在了地上。叶英将他压在石桌上,俯身对着他,发丝扫过他的脸颊。
“君子如风?坐怀不乱?”醉鬼沈剑心揽下他的脖颈,在他耳边笑个不停,“我不信你当真坐怀不乱。”
“沈剑心,”他将他揽在怀里,抿了抿唇开口道,“你知不知道,我心悦于你。”
醉鬼愣成了一根木头。
“领悟心剑,那个时候我想起了你。”
“剑心,你就是我的心剑。”
“切,你……”顺理成章的心花怒放之后,沈剑心咬牙切齿,“你现在才说,你……”
他猛地用力将叶英推起,然后搂着他的脖颈将他推在了地上,整个人跨坐在他身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我……不敢,”叶英叹了一口气,“我总是在想,是不是我足够强,你就不会离开我?我不必你来保护,只想你能好生留在我身边。”
“……你要回来,”他伸手去摸他的脸,“什么时候都不晚。剑心,我乐见于你能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如果能顺便留在我身边,是再好不过了。”
“叶英,你听好。”沈剑心深吸一口气,将头埋在他的耳侧,“我沈剑心只想留在你身边守护你,其他的地方,我哪儿也不想去。”
“我这一生,只够爱你一个人了。”

————————————————————————————————————————完整版链接见评论。

本来是想开头就写车的然后写一个意识流文艺车后来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很多地方写得太仓促了。
不是很满意,还是要弄一个长篇连载。

昔我往矣:

“哥你在鱼里面放了撒子?”

(放大看你苏哥哥的梨涡x

——————————

北宋政和二年后,复得千秋万载夜雨对床(然后天天给辙弟做饭x)

吃的里面有海南的生蚝、椰子、东坡肉,东坡鱼(五柳鱼)、东坡肘子、东坡饼和荔枝 辙弟:你答应过我少吃肉的:)

 辙弟觉得好像吃到了蛤蟆肉的典故出自《闻子由瘦儋耳至难得肉食》:“初闻蜜唧尝呕吐,稍近蛤蟆缘习俗。” 这个蜜唧是吃那种新生的小耗子
本来想画蜜酒的我想了一下 恐成凶案现场 还是算了 以及苏轼在海南吃到生蚝的时候给儿子写信说特好吃,千万别跟朝中人说,千万别来抢我的 😂

再PS:这对糖和刀都挺多的 我画了百分之一不到吧 喜欢的还是建议自个去翻史料嗑

打算陆续尝试不同的风格和各种奇奇怪怪的paro了,有时间开一个面向全cp的点梗。

【澄羡】晌

醉醉 @醉生梦死 点梗,早泄攻x阳痿受,开车。
然而并没有开车(……)写着写着就不适合开车了,感觉不太对,有时间修改。
链接见评论。

214782:

_我真怕你从此恨我。我懊恼地往家里走,忽然想起小时候唱的一支歌来,是关于一个老太太和她的小面团。

小面团唱着这么一支歌:请你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我给你唱一支好听的歌。

_他妈的,要是这路上的九十分钟省下来和你待在一起多好。

——王小波

学生时代少年澄羡。
高岭之花暴力学霸澄x意气飞扬不良学生羡
羡为了追澄亲了厌离姐姐的脸蛋儿,然后开始了每天速度七十迈被江澄追杀的生活。翻桌子跳椅子,走廊里甩着书包狂奔而过,被拍在男厕所隔间鼻尖抵着鼻尖,最后因味道过于恶劣双双掉头呕吐。
并会在不久的将来受到来自金子轩姐夫的叠加攻击成为改过自新三讲五美四热爱的优秀共青团员羡,为了写入党申请书绞尽脑汁(不是)。

补档《山川》。
我宣布《山川》从今天开始就要成为系列坑。

点梗。

开个澄羡点梗。
让我知道我有多少粉丝还在。

春梦家山何处

鸿影:

最近对宋明烈士遗民诗词中的“前朝”意象有些兴趣,从春秋战国到安史之乱,想尝试分时代整理一下喜欢的句子与乱糟糟的感想,按时间线先从【春秋战国篇】开始吧,个人对宋明以外时期重度史盲,尽量只评句子本身,不论史不站相关立场(此人除了一生坚定元清黑外,对其他朝代多少都有些路人好感,包括北朝),如有什么偏差或不当评述还望海涵啦-w-





少日都门路。听长亭、青山落日,不如归去。十八年间来往断,白首人间今古。又惊绝、五更一句。道是流离蜀天子,甚当初、一似吴儿语。臣再拜,泪如雨。


画堂客馆真无数。记画桥、黄竹歌声,桃花前度。风雨断魂苏季子,春梦家山何处?谁不愿、封侯万户?寂寞江南轮四角,问长安、道上无人住。啼尽血,向谁诉?


——刘辰翁《金缕曲·闻杜鹃》





这首金缕曲是最早带我入坑须溪词、甚至整个宋末词的作品啦!而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句子,莫过于“风雨断魂苏季子,春梦家山何处?谁不愿、封侯万户?”这一句了,在多年前很长一段时间内,我还一度把“断魂苏季子”用作自己小号的昵称,也曾在其实完全不了解苏秦本人的情况下,因为这句话爱屋及乌,和因为影视印象说苏秦不好的母亲大声争辩过。


为什么呢?因为这句表面写的苏秦,实际却是指代那个时代所有的抗元英雄们,为家国奔走四方、殒身不恤,可终究改变不了神州陆沉、无国无家的结局。最终留下名字的人已经算幸运的了,可还有更多的人被湮没在历史尘埃中永远不能为后世所知,而他们谁又不曾有过封侯万户、瀚海勒马的理想呢?可惜这样的志向已经永远无法实现了。





长平一坑四十万,秦人欢欣赵人怨。大风扬沙水不流,为楚者乐为汉愁。兵家胜负常不一,纷纷干戈何时毕。必有天吏将明威,不嗜杀人能一之。厥角稽首二百州,正气扫地山川羞。身为大臣义当死,城下师盟愧牛耳。间关归国洗日光,白麻重宣不敢当。出师三年劳且苦,咫尺长安不得睹。非无虓虎出如林,一时不戒为人擒。楼船千艘下天角,两雄相遭争奋搏。古来何代无战争,未有锋锐交沧溟。游兵日来复日往,相持一月如鹬蚌。南人志欲扶昆仑,北人志欲黄河吞。一朝天昏风雨恶,炮火雷飞箭星落。谁雌谁雄顷刻分,流尸流血海水浑。昨朝南船满厓海,今朝只有北船在。昨夜雨边桴鼓鸣,今夜船船鼾睡声。北兵去家八千里,椎牛釃酒人人喜。惟有孤臣泪雨垂,冥冥不敢向人啼。六龙杳霭知何处,大海茫茫隔烟雾。我欲借剑斩佞臣,黄金横带为何人。


—— 文天祥《二月六日海上大战国事不济孤臣天祥坐北舟中向南恸哭为之诗》





长平之战也算一个经常在末世诗词里出现的意象吧,明末顾炎武就曾用“一朝长平败,伏尸遍冈峦”来喻指清人入关后攻城略地、带来的生灵涂炭惨象。而丞相上面这首诗作于崖山海战的背景之下,开头第一句便是“长平一坑四十万,秦人欢欣赵人怨”,对赵人之痛最能感同身受的,莫过于这些末世的人了。





白日苍茫落易水,悲风动地萧条起。荆卿入秦功不成,遗恨骊山暮烟紫。 昔年此地别燕丹,哀歌变徵风雨阑。白虹翕翕贯燕市,黄金台下阴云寒。 袖中宝刀霜华重,此事千秋竟成梦。十三杀人徒尔为,百二河山俨不动。呜呼!荆卿磊落殊不伦,渐离慷慨得其真。长安无限屠刀肆,犹有吹箫击筑人。


——夏完淳《易水歌》





真是太喜欢夏存古诗歌里这种坚韧乐观的气势了!多年前读到“复楚情何极,亡秦气未平。雄风清角劲,落日大旗明”时就被深深惊艳到,而上面这首的最后四句“荆卿磊落殊不伦,渐离慷慨得其真。长安无限屠刀肆,犹有吹箫击筑人”在初次读到时也是被帅到哭泣!!!同样写易水背景的句子里只有“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能给我相似的震撼。不管哪朝哪代(元清就算了),我永远都爱那些明知大势难回,也要站出来去和历史的车轮奋勇抗争的“吹箫击筑人” ,永远。





秦庭痛哭血成川,翻讶中行背可鞭。


南北共知忠义苦,平生只少两淮缘。


——文天祥《出真州》





个人对李将军的敬仰程度在宋末全员里仅次于丞相,不为别的,就为怼投降君臣的那句“吾奉诏守城,未闻有诏谕降”,而丞相和他在扬州城外的那场误会也很令我感到心疼无奈。这里一、二句用了申包胥痛哭秦庭最终却遭到误解的典故,也是很符合丞相本人的遭遇了,一连十三首《出真州》中先后发出“憔悴世间无告人”、“误把忠良按剑猜”、“谁料南冠反见仇”的感叹,北使元营脱身后南行万里的艰难险阻丝毫打不倒他,可被自己人误解这点,大概真的令他感到伤心了吧。





不堪百折播孤臣,一望苍茫九死身。独挽龙髯空问鼎,姑留螳臂强当轮。


谋同曹社非无鬼,哭向秦廷那有人。可是红羊刚换劫,黄云白草未曾春。


——张煌言《无题》





苍水先生这首诗中同样用了痛哭秦庭的典故,而相比《出真州》创作期间的希望犹存,写这首诗的时代背景已经是“哭向秦廷那有人”的无边绝望了,可即使如此他也要发出“姑留螳臂强当轮”的呐喊,也就正是这样的意志力,才能支撑这个人完成“三度闽关,四入长江,两遭覆没,十九年间出没风涛,辗转蛎滩,愈挫愈奋,屡踬屡起,百折不挠,心如金石”的惊天壮举吧。说真的,虽然辣鸡《明史》把丞相转生的梗安在我二本命头上,但个人一直觉得苍水先生才是和丞相有着惊人相似那个,从外貌之美好(根据史书记载苍水先生也是很白净很帅的啦www)、意志力之坚韧、所处情形之绝望到最后标志着两朝抵抗运动正式结束的赴死,当真是“方来还有英杰”了。




(先放这五首吧,想到或读到新的有触动作品再更)